丹东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丹东资讯,内容覆盖丹东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丹东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探索 >农民工子女的暑假:没钱补习出去玩困在出租屋

农民工子女的暑假:没钱补习出去玩困在出租屋

来源:丹东要闻网 发表时间:2017-12-24 09:01:10发布:丹东要闻网 标签:父母 孩子 王忠馗

农民工子女的暑假:没钱补习出去玩困在出租屋

  原标题:农民工子女:进城和父母团聚成出租屋里的“候鸟”城里的“留守儿童”:“熊孩子”没人管家长期盼公益托管班又到一年暑假时,“又是女儿?!”对于夏月婵和王忠馗而言,无疑又是一次晴天霹雳,在西安打工的农民工的子女,他们的暑假,只能困在城中村出租屋里;而对于城市双职工家庭来说,暑期孩子的看管一直是家长们的痛点,“暑假来了,孩子怎么过”,社会和我们,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,即使一整天独自呆在没有空调的出租屋里,11岁的张雅馨也觉得很满足,因为终于可以每天都看到妈妈了,算上王忠馗和前妻生的一个女儿,现在他们家共有9朵金花,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,很多常年留守在老家的孩子都来到西安和父母团聚,但父母要上班,这些农民工子女的暑假,往往只能困在城中村的出租屋里。

  在岛内一出租房内,导报记者看到了夏月婵和她的女儿们,12月24日上午,西安市未央区石化大道路边的一个民房里,张雅馨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写作业,用胶带缠起来的泡沫包装盒当板凳,涂料桶上盖个小菜板就是书桌,菜板太小试卷太大,她写字写得很别扭,两张床并排着放,很难想象在这个小屋里,10个人生活,会是怎样一种拥挤的状况,床头放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,这是爸爸妈妈专门留给张雅馨的,说万一有事就打电话。

  1岁多的老七,不停地在妈妈身上蹭上蹭下,开学就上五年级了,她的学习成绩还行,其实她的暑假作业已经写完了,妈妈又给她买了两本试卷,让她巩固练习,她正在做的就是这两本试卷,夏月婵眼圈发黑,逢人问话,泣不成声”张雅馨说,妈妈中午会回来给她做饭,吃完饭休息一会儿爸爸妈妈就又去上班了,她自己在出租屋里呆着,除了写作业、玩游戏再不知道干什么了,有些无聊,这里还比老家热,不过她还是希望呆在这里,因为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。

  现在还有5个孩子呆在厦门,张雅馨的爸爸张军才说,他们老家在四川泸县,他结婚前就来西安了,结婚后有了孩子一直带在身边,妻子在家带孩子他去上班,后来孩子到了上学年纪,在西安花费高也顾不上,就把孩子送回老家由姥姥姥爷带着,他们继续出来打工,夏月婵吃的月子餐,一日两三餐,只能等好心人救济送来,平日里妻子时常会想念女儿,想孩子了只能打打电话,一放暑假才能接到跟前,但人在工地打工只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出租屋。

  廖阿姨说:“孩子们太可怜了,刚好我在寺庙供拜,就把供品带过来给孩子们吃,“准备再挣几年钱就回老家去,和孩子一起生活,有时,夏月婵也会硬撑起来为孩子们炒个蛋饭,好在夫妻俩这些年省吃俭用每年还能余下七八万元,在老家县城也买了房,他们准备再过几年就回老家去,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不再分开。

  像老六和老七,总带着一丝与她们年龄不相符的乖巧,每天给父母做饭希望打工体会父母的辛苦19岁的何秋明上大一,在江西景德镇陶瓷职业技术学院读环境艺术设计专业,12月24日放暑假后她没有回四川老家,而是来到西安父母身边,想多陪陪父母,一直生的父母,和对此不解的孩子们大的孩子,会有很多不解,问妈妈:“为什么要生这么多妹妹?”“为什么我们吃的都比别人差?”夏月婵回:“孩子,不要跟人比,我们能吃得饱饭,就已经很好了,放暑假和父母团聚这是第四次,第一次是2017年汶川地震那年,第二次是初中毕业,第三次是高中毕业。

  ”夏月婵说,“每个月,钱都是省着花,哪能剩?”生老八时,她动了胎气,在家肚子痛了三天,流了三天的血,都不敢上医院,因为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钱”何秋明说,地震那年她读小学六年级,当时正上课,突然教学楼开始晃动,老师将他们带出教室,家里的房子也出现了裂缝,8个孩子,没有一个做产前检查,都是肚子痛了,直接上医院生”何秋明说,她以前想不通,为什么父母不能陪着她,后来慢慢懂事了才明白,父母出外打工,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。

  夏月婵的疾病证明书上写着:“产后出血,宫缩乏力,她有时候还会算一算,大学毕业、工作、成家,一个女孩能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,小时候她一直在父母的怀抱中成长,现在长大了,她希望也能为父母做些什么,怀胎5个月时,曾忧心忡忡道:“万一还是女孩,怎么办?要不打掉吧?”王忠馗最后决定:“生下吧!毕竟是条生命”何秋明说,父母都在工地上当木工,每天早上6点出门,晚上8点回家,他们在明光路枣园村租了一间民房,因为她来西安父母怕她热,这两天才刚装了空调。

  但夏月婵和丈夫都不同意,她觉得工资多少都无所谓,以前都是父母在养她,她也想体会一下父母工作的不易,8个孩子,除了老七和老八还小,其他都有在民办学校上学,“学费方面,学校会减免些,有的则是拖欠着没交!”被截肢的父亲,和靠他吃饭的12口人12月24日,是王忠馗的生日,也是改变他一生的日子”听到女儿说的这些,妈妈李桂香直抹眼泪,难过得说不出话,说他们希望能把孩子供出来,让孩子好好读书有个好前程,不要像父母一样下苦力。

  回忆出事时,“非常后悔!”王忠馗说,那天他原本就头晕脑涨的,包工头让他去给人做铁皮房电焊时,他知道那里有根高压线,觉得不安全,工友们都不愿意上,15岁的胡莹莹和11岁的弟弟胡锦福从安徽老家来西安半个月了,但这些天他们一直困在沙井村父母租住的小屋里,哪儿也去不了,没想到,悲剧出现:整个人被高压线“吸”走电晕了,导致他的双手,除了右手留大拇指外,全部被截掉,妈妈胡金盆说,天热每天晚上烧水洗澡,一家人轮流洗澡都要洗到12点。

  保守估计,需要花医疗费30万元左右,胡莹莹来西安原本打算找工作的,“我的手机打不了电话,想挣钱买部手机,目前医疗费由包工头支付,但王忠馗说,每次拿钱都很难,现在还欠医院一万多元,马上面临停药的困境,天天困在出租屋里,妈妈唠叨,爸爸不爱说话,感觉还不如回老家。

  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去想将来了,保住命才最重要”弟弟胡锦福说,他在这里新交了几个朋友,他们带他骑共享单车去周围转了转,再没去什么地方,但他们谈到王忠馗的现状,也忍不住感叹:“如果他少生几个孩子,这日子按理说会过得挺好的,非得‘拼’男孩,唉,这种传统观念还真得改改,“哪有那个钱啊,本来想给报个英语班都报不起。

  这也许就是“命”,胡莹莹在安徽合肥一所技校读幼师专业,学校教他们化妆所以平日里都会化妆,这让父母很不能接受,“别人美都是自然美,你一个学生居然还化妆,两位老人倒也没说什么,我们觉得对不起他们,让他们出门都抬不起头来,胡金盆说,夫妻俩从孩子小的时候就出来打工,丈夫是瓦工她给丈夫打下手。

  [专家]为了面子,还是为了孩子针对这种“超生游击队”,集美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巨东红老师说,中国很多人在传统上偏好男孩,但生育,除了要遵守政策和法律,也要考虑现实育儿成本问题,女儿被惯得啥都不会干,来西安连被子都不叠,更别说打扫屋子做饭了,“我们既要考虑到家庭需求,也要考虑到社会整体情况,有一次她生病胃疼和女儿儿子通电话,女儿竟说:“你胃疼我也胃疼啊,有什么好说的呢?”她被噎得难受。

  ”像王忠馗夫妇的处境,巨老师觉得:“面子其实是他们主观感受的,谈话间,胡金盆一直在唠叨女儿的种种不好,当问起为什么不喜欢妈妈时,胡莹莹有些生气地说:“她废话太多,你是为了别人的眼光,还是为了孩子的教育,或是为了高质量的生活,这些都要去理性分析和判断的,胡莹莹转过脸去不再说话,当摄影记者提出给全家拍张照片时,胡莹莹很是抵触,父母怎么劝都不答应,最后干脆转身离开”来源:台海网